36.老实人(1 / 16)

晏怀桑狐疑地眯起杏眼, 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蒋文中来。

他的外貌看上去真的就是街边随处可见的普通老实人,一辈子都不敢做坏事的那种人。

只是现在......晏怀桑怎么看都觉得蒋文中的气息紊乱、面色有异,一看就有鬼!

“蒋同学, 我怎么觉得你的脸看上去有点红啊?呼吸声听上去也有点重, 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晏怀桑双手抱胸, 开始了她自以为十分精妙的推理。

蒋文中保持着和刚才一样的神情,望着晏怀桑的眼睛:“那是因为我们刚才徒步走了这么久的时间呀, 晏同学你现在不是也在喘气吗?而且你的脸颊也红彤彤的, 我们都太累啦。”

晏怀桑觉得蒋文中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因为她一路上的确一直在喘气。

“你刚才不是用你的袖子擦了从地上捡起来的徽章吗?但是你的袖口为什么这么干净、一点泥巴的污痕都没有?”晏怀桑又说出另外一个疑点,说完还用手指向蒋文中的袖子。

蒋文中闻言一愣, 低头看着他的袖口,过了半天后说:“还真是,或许是因为......今天的天气比较干燥、地面上的泥土也是干巴巴的,所以就不容易沾上泥污了吧。”

蒋文中持续地低着头,晏怀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也就无法从中判断他是不是在说谎, 只好将信将疑地弯腰朝地上摸了摸。

......她的手指上干干净净, 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泥土的痕迹。

好吧......看来人家蒋文中说得很对,是她太疑神疑鬼、冤枉了老实人。

“晏同学,你怎么了吗?”蒋文中问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些?”

晏怀桑有些愧疚,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哈哈,对不起啊,我这个人有点神经质,你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经过这么一闹,晏怀桑放下了对蒋文中的警惕。

“没关系的。”蒋文中冲她摇了摇头, 示意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没生气就好。”晏怀桑将摘下的月季花收好。

“说起来......负责老师不是说今天的晚餐要由我们自己做吗?”蒋文中侧身面向森林的深处,提议道,“我记得去年来这里的时候,前面有一片野蓝莓,我们可以提前去采摘一些,晏同学你觉得怎么样?”

晏怀桑看了看有点暗淡的天色,又想了想刚才她的冒犯行径,只纠结了几秒钟,答应下来:“好!”

反正是两个人一起行动,随身携带的金属徽章里又有定位芯片,估计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晏怀桑跟着蒋文中,走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果然看到了一大丛野蓝莓,心里对蒋文中的信任更是拔高了一个层次。

“那个......晏同学。”蒋文中忽然一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突然有点想上厕所,你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去后面解决完了再过来来找你。”

人有三急,晏怀桑也没多想,大大咧咧地朝他摆手:“你快去吧,我先摘着就是。”

约莫十五分钟后,已经采摘了许多野蓝莓的晏怀桑蹲在地上,擦了擦额间沁出的细汗,疲惫地呼出一口气:“蒋文中,这些够我们吃了吗?”

回应她的只有森林里一如既往的静谧。

晏怀桑这才猛地意识到——卧槽,蒋文中人呢?

“蒋同学!蒋文中!”晏怀桑站在原地大声吼了好几分钟,也依然没有得到回复。

晏怀桑又在原地呆呆地站了一分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神色担忧地喃喃自语道:“糟了,蒋同学不会迷路了吧!”

【......宿主,系统觉得你现在更应该担心自己。】

【难道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并且,宿主难道不觉得蒋文中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十五分钟这件事情很蹊跷吗?】

系统忽然出现,发出吐槽。

“......”晏怀桑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好像被蒋文中坑了。

“没事,我还有手机呢。”晏怀桑安慰自己,打开ect,对着好友列表里为数不多的几位校友:【抓来泡蛇酒】、【崆峒教教主】、【笑里藏刀代言人】、【阴晴不定大哥哥】和【激推甜食的野人】。

首先,孙霭归毋庸置疑地被她排除掉了;其次,颜岚归和温牧阳和她并不在一个大队,大家的活动区域似乎并不是挨着的;分析到最后,那就只剩下裴欢辞和谢凌逸了。

“该发给谁好呢?”晏怀桑短暂地思考了几秒钟,决定给两个人都发一下。

【宿主,或许下一次......在你思考类似的问题以前,可以先看一下手机右上角的信号格。】

这已经是系统在今天发出的第二声吐槽了。

“......”望着标志着无信号的信号格,晏怀桑沉默了。

怎么会这样呢?晏怀桑明明记得她在摘月季花之前看了一眼手机,那个时候还是有信号的。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19:30了,晏怀桑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天空已经彻底变得昏暗。

再过不久,天就要完全变黑了。

晏怀桑冷静地思考

最新小说: 盖亚之光,从艾斯奥特曼开始 快穿:卡牌毁坏者 长生,从重瞳开始 绝嗣王爷得知自己有娃后,杀疯了 替身男友扶正记 绑定慈母系统后,我摆烂了 兽世娇妻兽夫追着宠 直播算命太准,真千金被迫团宠 不是吧,你自带炼丹炉修仙? 婚后,诱她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