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尘 > 历史军事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1654章 女子修道院长玛丽安

第1654章 女子修道院长玛丽安(1 / 4)

当骑兵屹立于夕阳柔光之下,不远处依傍低矮土坡建造的科维尔修道院,本该平静生活的女修士们,纷纷获悉这群突然出现的怪人。

一瞬间,惊恐传遍了整个修道院。

女子修道院内充斥着女人们的窃窃私语,她们恐惧、疑惑、敬畏,五花八门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似乎唯有院长大人能结束大家的猜测。

可是,突如其来的情况,院长又如何做出完美应对方案呢?

如果……那是野蛮人的军队。

修道院长已经是位六十岁的老妇人,她的脸庞早已沟壑纵生,六十年人生见证了梅茨的沧桑。

在她的记忆里,梅茨自古就是个富饶的地方。

虽然此地也经历大量战乱,院内的羊皮纸书籍就记录着一些古老的说法。

甚至明明白白记录着,墨洛温王朝的一位国王,就在当时的王国内战中在战场殒命。

其战死的地点,就在梅茨西部小平原区的北方,在狭长的dovamount山(今杜奥蒙山)的东麓之下。

过去对于野蛮战争的描述只存在于书籍里的描述,所有描述非常抽象,几乎一生住在山区的女院长,她以一生侍奉天主,不知何为战争,更没有见过战争之后横尸遍野的惨剧。

梅茨伯爵的大规模征兵,导致低矮山坡下的奥布埃村突然萧条,大量男性村民去了东方打仗,战后惨状所有女修士们可没有看到过。

彼时梅茨伯爵也未向修道院索要钱财

物资以补充军需,她们就像是旁观者,看着梅茨伯爵的野蛮行径,仅仅做一些不痛不痒的口头谴责。

念及她们都是女修士,梅茨伯爵什么也不说。

终于,她们去年冬季获悉了梅茨城被攻破。

终于,她们去年见识了真正的战争。

战争没有波及到圣马丁山之西的科维尔修道院,此地的资源也无法庇护大量难民。

因为信仰与避讳,就算是逃亡,形形***的难民也不会主动接受女子修道院的救济,离去的民众至多瞟一眼山坡上的修道院,在获悉里面都是女修士后,无奈地举着行囊继续西行。

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至于野蛮人是否也会遵循这个潜规则……

一时间,老院长压力巨大。她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与来自梅茨、蒂永维尔的教士做联络了。没有来自东部的骑马信使送信,圣马丁山之东广大地域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根本无从得知。

直到有女修士奉命大胆走出奥恩河曲折峡谷,接着就注意到心碎的场面——山外村庄以及庞大的梅茨城,都已经化作大火之后黑黢黢的废墟,以及残垣断壁里随处可见如枯枝般的残骸。

女修士们聚集在宣礼大厅,正当几十个女人六神无主之际,女院长带着手抄本《福音书》站出来,命令所有人按照经书的告诫,勇敢淡定地面对刚刚发生的苦难。

但是现在,一群规模很大、衣着特殊的骑兵队赫然站在山

坡之下的木桥附近。

她带着众修士聚集在门口,即便她的年纪按照当前的标准已经算是非常衰老,双眼还没有过度昏花,她看清了骑兵队中飘扬的奇怪标致。

“圣安德烈十字?这是什么人?”

她一眼看出罗斯军的飘逸旗帜,再想当然的做出自己的理解,于是对战争恐惧少了些许,疑惑倒是更多了。

她看了一阵子,令大部分女修士藏进修道院内,集体跪在十字架下,祈祷大天使会降下祝福庇佑。

其实此举是让人们先藏好,因为大家都是女人,若是人数太多是否会引起那些野蛮士兵发狂,这就不好说了。

要表演得

寒酸,让他们不认为修道院还有更多人、还有更多财物。

不过,院长也做好了另一项准备,所谓如果军队索要物资,仓库存着的大量葡萄酒,可以作为礼物把军队打发掉。

去年酿的葡萄酒损失完了也无妨,今年看情况可以酿造新的。若是野蛮人索要粮食,大家就至少保住大家的口粮。

她不愿意把事情想得太悲观,想着既然对方摆出的是“安德烈十字”,总不会表现得如传说中的诺曼人那般凶狠。

她就站在这里,如一尊塑像一般静静观察山坡下木桥边的怪人们。

她看了一会儿,发现那些家伙像是受了某种指示坚决不过桥。

并非桥梁老旧,它上面通行满载货物的马车也无妨。他们想过桥,现在就可以陆续通过,结果她看

到本已经荒废的奥布埃村,因这些异乡人的出现再现袅袅炊烟。

她丝毫乐不出来,随着继续的等待发现那些士兵似乎就只是扎营,黄昏已至,她愈发感觉疑惑。

终于,那些忙于扎营的军队突然有所骚动。

之间约莫三名骑兵堂而皇之地通过了目标。

好好看看这些人!

院长玛丽安眯起衰老的双眼,他看清了一位骑马者,居然堂而皇之地高举一个正十字架模样的物件。

定睛一瞧,那分明就是木枝临时捆的。倒是这东西也在表面来者的无害。

“你们都先回去,唯独我来应付她们。”

院长话音刚落,站在

最新小说: 万历新明 我的两千四百年日记 三国骁雄韩遂 舍弟诸葛亮 亮剑:每个兵都了不起 抗清 超时空史记 房穿明末,开局后门通北美 隋唐小纨绔 朱元璋是怎么炼成的